<td id="uykwk"><kbd id="uykwk"></kbd></td>
  • <nav id="uykwk"><strong id="uykwk"></strong></nav>
  • <menu id="uykwk"></menu>
  • 铁海齐助力 之江御风行

    ——铁路联手宁波舟山港助推浙江外贸经济发展纪实

    发布时间:2021-01-15 【字体:

      冬日的宁波,寒气逼人。走进宁波舟山港,却是一番火热景象:无人集卡车往返穿梭,自动桥吊擎臂而立,一趟趟铁海联运班列接连抵达,一个个集装箱卸下火车,转乘国际货轮,发往全球……
      就在9个多月前,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这个已11年蝉联货物吞吐量世界第一的东方大港。他考察时强调,在坚持不懈抓好疫情防控的同时,积极应对和化解各国为抗击疫情采取的各项限制性措施对货物航运带来的影响,促进我国出口货物出得去、进口货物进得来。
      铁路部门与宁波舟山港牢记嘱托,强强联手,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围绕重点产业链,大力发展铁海联运,打通堵点、连接断点,畅通产业循环,促进上下游协同复工达产。2020年,宁波舟山港铁海联运集装箱首次突破100万标准箱、达100.5万标准箱,同比增长超25%,助推外贸大省浙江经济高质量发展,2020年1月至11月进出口总值3.06万亿元、同比增长10.3%。
      打通联运瓶颈——建成大能力集疏运体系
      新年伊始,毗邻宁波舟山港的铁路穿山港站,两个蓝色的“庞然大物”正在吊装集装箱。这是刚刚交付使用的两台龙门吊。新增龙门吊开启了穿山港站一条股道整列装车模式,装卸作业效率较之前提升1倍以上。
      建设穿山港站是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将铁路伸向大海、构建铁海联运大能力集疏运体系的重要举措。2020年建成启用后,穿山港区成为铁路在宁波舟山港办理铁海联运的三大港区之一,也是目前铁路延伸到港口的最大“千万级”单体集装箱码头。现在,穿山港站作业已实现“一天三班”,2020年11月突破1万标准箱发送量、环比增长71.2%,创单月新高。
      宁波舟山港的铁海联运主要通过连接镇海港的萧甬线、连接北仑港的北仑支线和连接穿山港的穿山支线办理。在以前,北仑支线铁路通道能力不足,穿山港不通铁路,制约了铁海联运发展。
      与穿山港站同步建成的还有连接北仑港的北仑支线电气化改造工程,北仑港站内集装箱作业线路增至10条,能同时办理5趟铁海联运班列作业。“宁波舟山港铁海联运集装箱作业能力由原来的一年40万标准箱增加到现在的150万标准箱,远期将达到200万标准箱。”在宁波北站工作30多年的副站长阮忠杰说。他亲眼看着三大港站建设扩容,见证了铁海联运近年来的快速壮大。
      在提升港口地区联运能力的同时,港口依托铁路网将部分功能向内陆延伸。在湖州西站体验无水港服务后,中铁国际多式联运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张经理告诉记者:“在车站无水港就能一站式完成订舱、报关、报验、签发提单等手续,集装箱上车就等于上船。”
      在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的大力支持下,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联手宁波舟山港,先后在绍兴、义乌等地设置无水港30个,货主在起运站即可办理全程提单签单。同时,该局集团公司及时补强舟山区域不通铁路的短板,在舟山港综保区码头设置铁路无轨站,客户无须再到90公里外的宁波铁路货场提还箱,物流成本进一步降低。
      紧跟复产节拍——优化产品服务供给
      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作为“中国制造”和外向型经济的代表性区域之一,2020年2月底,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复工率已接近99%。眼看着区域经济日渐活跃起来,可当地政府企业却高兴不起来:因汽运通行不畅,一些产品发不出去,原料配件进不来。
      中铁国际多式联运有限公司业务部黄经理介绍道,以前“车等箱”,从港口发来的空箱到站后,经短驳到企业装货,之后再拉到车站装车;现在“箱等车”,让重箱提前在车站集结,等从港口发来的空箱班列到达后,卸“空”装“重”,一前一后无缝衔接,让他们对货物装运到港时间心里更有谱了。
      集聚“铁+港+船+企”优势,助推腹地外贸企业复工达产。铁海联运团队开启“云办公”模式,通过线上方式及时梳理完成空箱铁路到达、重箱铁路发运等相关手续,推出“先网上办理,后集中补充”新举措,保障了铁海联运各项业务正常运转。目前,在宁波舟山港,铁海联运班列按照固定站点、固定时间、固定车底,每日循环开行,共有钱清、合肥、南昌等19个方向,覆盖全国15个省区市的56个城市,挑起了当地外贸运输的大梁。
      拓展铁海联运“朋友圈”,既要抱团发力,又需创新给力。宁波舟山港至绍兴集装箱铁海联运班列作为国内首发双层集装箱班列,如今已按固定班次每日往返开行。相较普通的单层货运列车,双层集装箱这种先进的多式联运组织方式最大可提高运输能力38%,受到了客户青睐。
      多方融合聚力——拓展物流降本新空间
      1月11日,在紧邻北仑港区的北仑站行车室,车站值班员史家波看到电脑屏幕上跳出的北仑港集装箱码头最新货轮靠岸的消息,立即与运输指挥中心联系,提前安排配空车辆和列车车次,并及时将铁路运力安排录入平台,与港方实时共享。
      “构建电子数据交换平台是铁路和港口深度融合、高效联运的重要举措,有助于实现双方信息交换共享、促进业务协同。”该局集团公司货运部受理服务中心高级工程师童鹏程介绍,铁、港双方综合对方信息,可对下一步生产做好提前预判,铁海联运综合效率进一步提升,减少货物“转乘”时间成本。
      铁海联运涉及环节众多,牵一发而动全身。上海局集团公司围绕重点环节,打通堵点、连接断点,与中铁集装箱有限责任公司、中铁联合国际集装箱有限公司等15家相关单位建立铁海联运联席会议制度,破除发展障碍,深化系统建设,共同推进基础设施建设,促进铁海联运上量;积极探索融合发展,与宁波舟山港合资成立上铁浙港海铁联合物流有限公司,共同开发地方政府物流园区总包业务,围绕铁路物流基地开展物流增值服务。
      市场化运作背景下,比服务质量更能吸引客户的,是综合性价比。“铁海联运距离短则百余公里,长则上千公里,全程运价在客户选择时起着重要作用。”该局集团公司货运部相关工作人员坦言,“起初,运输距离在800公里以内的铁路项目并不占优势。”铁路部门反复研究测算每个联运方案的全程费用,最终按照“铁路下浮一点、地方补贴一点、企业分担一点”的共同分担机制确定了运价政策,与20余家全国500强企业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推动业务成长。
      可喜的是,上海局集团公司与宁波舟山港的联运业务量仅2020年的10个月就已经超过2019年全年总量。在铁海联运助力下,2020年,宁波舟山港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增长近3%,高出全国平均水平2.7个百分点。
      铁龙入海流,大港通天下。铁海联运的“宁波范本”正孕育着蓬勃的力量,推动区域经济冲破国际贸易“寒冬”,登上新高峰。
     
    附件:
    回到顶部
    扑克圈官网